信仰大同

阿非的价值基础:更大的世界观;
阿非的价值罗盘:真实+圣洁;
阿非的觉察来源:天生+对基督的理解;
阿非对真信的理解:接受和做该做的事情;
阿非对爱的理解:耐心;

可能无论哪种信仰,最后都有根本的一致性:比如接纳和为所当为。

游戏共存的启发

一个多月的实践,从起初的循序有序,到中间的欲望失控,再到GM权限无心插柳的欲望降级,到现在基本能回到低欲望背景的健康轨道。虽然还是付出了今天去医院抓中药疗养身体的代价,但总体还是值得:

首先不再极端的面对欲望:要么无限疯玩要么卸载的极端行为没有再次发生。其次带来了更多良性“自我实现”的可能性:纯粹的欲望路和修行路都不是自己想要或者擅长的人生路,欲望和修行和谐共处的路线更适合自己。再者避免了“加法”和“绝对化”:昨天一度想要重开Steam代替魔力公益服,想要一劳永逸解决游戏的持续吸引力,最终继续留在魔力公益服。

“绝对化”和“一劳永逸”是自小逻辑训练的恶魔诅咒,一方面带来强大的预见力,一方面带来极端和偏执而丧失觉察和辩证。

关于游戏:清零还是共存

如果说从小到大最大的爱好,游戏始终是首位。知道自己容易痴迷电子游戏,所以从大学毕业后蛮多年,采取的都是“疯玩+清零”循环方式。首先克制自己完全不碰电子游戏,如果碰了则一口气没日没夜晚上一段时间然后又将其完全删除。

该是放下这种极端游戏方式的时候了,电子游戏本身不是问题,而“度”的把握才是关键。“顺其自然,为所当为”的思想里,没有绝对,更多是平衡与辩证。

目前实践共存的过程中确实遇到了一些挑战,会容易形成一种背景性的欲望而刺激神经的兴奋度,会对生活和睡眠都带来一定影响。也算是正常现象,任何新适应都会有一个过程。

顺其自然:接纳和积极

“随便。能做到什么样就什么样。”
“你觉得‘顺其自然’等于‘随便’么?”
“不是,‘随便’比较消极。”
“酷,给你点赞。”

【心理上“顺其自然”】
1、接纳
全然的接受已经发生的一切,拥抱已经存在的现实,不去消耗心力做无意义的抵抗

2、积极
接纳不等于消极悲观的认为“无所谓”、“随便”。而是积极接纳,更多的从已发生的事情中看到和合于其中的生机,即便表面再糟糕的失马也会伴随潜藏的福运

【行动上“为所当为”】
1、平衡
2、辩证

为所当为:平衡与辩证

无论自己实践还是指导别人使用“为所当为”的行动观,都遇到同样困难:到底哪些“当为”哪些“不当为”。因为每个人生时刻,都是多种因素和多种选择的交织体。目前探索的经验来看,已经有两条效度较高的参考原则:

1、平衡
一个生命的成长,需要合适的光照、合适的水分,合适的养料。不多不少最佳,过多或者过少都可能夭折。

2、辩证
“非黑即白”的思维总是会破坏平衡。一件事物总是阴阳和合的,守中道才能更好的维持平衡

同时带来的启发:ACT疗法和森田疗法其实在本质上是相通的。并且,如果真要从根本上消解来访者的困境,核心是引领一种“ACT活法”或者“森田活法”。活法对了,什么问题都不是问题;活法不对,一点小问题也会变成大问题。

决策缓冲区

KP:周三啦,各位来确定下这周跑不跑?
PC:感觉可以固定个时间。这样大家好提前计划。比如固定每两周跑一次
KP:我之前说过,如果可以,每周天都跑。我是问疫情有没有影响。

站在PC角度,语言感受不太好,毕竟人不是神,不可能记住每一句别人口头说过的话,同时半截子话的表述方式本身很容易让人误解。

此时的PC应该如何面对才是“顺其自然,为所当为”?
#理解KP也是人,理解戾气的环境;同时也需要照顾自己的感受。退出?
#理解KP也是人,理解戾气的环境;同时也需要照顾自己的感受。暂时不做回应,看看其它PC的反应再说?
#理解KP也是人,理解戾气的环境;同时认为对自己是很好的包容训练。正常回应?
#理解KP也是人,理解戾气的环境;同时认为对自己是很好的辩证训练。当前正常回应,后续合适时机沟通人与人的相互理解和包容问题。

决策的方向很多,想做出“顺其自然,为所当为”的决策,蛮考验智慧和悟性。可能的辅助方式是设立“决策缓冲区”。如果感觉不知道什么决策是合理的,可以先不决策。如果确实需要眨眼之间便做出回应,则把最温和的回应作为临时决策,可确保后续还有改进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