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兮福所倚

2019年临近春节,老家火车站接老爸去给85岁爷爷过大寿,接到后去出租车通道,途中老爸突然满脸涨红出气困难,话讲不出来,眼睛哗哗直流泪。吓我一跳,回想之前老爸有气管问题,以为是气管出了什么急性毛病,赶紧给他搓背并安抚情绪别着急,以便缓过气后描述情况看看接下来如何处理。一阵舒缓后,老爸总算能开口讲话,艰难挤出的第一句话:“挣钱有什么用。”

诧异了几秒,接着的沟通搞清楚了老爸突然“极端状况”的原因:又是差不多一年不见,老爸感受我一下瘦的更厉害,用他的话讲则是“瘦的脸都破相”了,止不住感慨和老泪纵横。在我的印象里,从来没见过爸爸流泪,家庭出身不好十来岁就走南闯北做点地摊小生意的爸爸一直很乐观,遇到什么事情都会积极看待,心里没有过不去的坎儿。像这样情绪失控泪流满面的情形着实震惊到我自己。

典型反映自己的2019年年度关键词:还债
作为1982年出生的伙计,过去三十多年,自己的生活方式总体上是“透支式”。上学时透支玩游戏黑白颠倒一度被室友开玩笑“去美帝都不需要倒时差”,早年酒量一般但凭着喝了吐吐了喝再吐再喝的酒胆被朋友冠名为“拼命三郎”,工作期间任何脏活累活都不是问题甘愿任何不规律作息和饮食。经年累月,透支的身体债务2019年集中爆发。先是腰椎罢工,迫于腰椎增生和突出以及腰肌劳损,没法坐了。接着花了半年时间做恢复治疗,总算慢慢见到成效。哭笑不得的一幕,医生一句“要多平躺”,自己执行太猛,准备妥当一套工具后实现至少1/3时间躺在床上工作学习娱乐,甚至极端到吃完饭便边趴着睡觉边用仪器热敷腰和背。腰看到成效后,身体接着出现胃炎和食管倒流,伴随严重的胀气问题,没法正常吃饭,只能达到正常饭量的30%到50%。胃有点毛病其实不是大问题,麻烦是牵连带来的问题:营养不良。体重持续从106掉到不足90,同时明显感受身体开启“低电量模式”,精神不振极易疲劳。所以会有老爸的“破相”感受。

戏剧化的2019年,本来计划集中精力探索新的兴趣项目,而爆发身体情况后,主旋律演变成偿还身体债,实际的工作时间很难超过3小时/天,个人生产力不足正常的30%,到年末时营养不良问题超出可控范围,直接停掉工作专心做康复。幸好一年下来,项目拿到的种子投资还有一半余额,还算保存了项目火种。

2019年收获:透支式生活VS自然式生活
36岁的2018年鬼使神差而又十分幸运的觉醒了接下来“顺己而为”的职场方式,并且毅然决然的行动起来;37岁的2019年再次上演这份鬼使神差和幸运感,觉醒了对“自然式生活”的生活方式,同样毅然决然行动起来。

2018年/2019年核心收获:“自然”和“蟹蟹”价值观觉醒
36岁场景触发带来的职业觉醒,37岁还债健康带来的生活觉醒,其实背后带来的更大是价值观觉醒。觉醒了“自然”和“蟹蟹”两大价值观基石,从而统一了工作、生活、娱乐、学习的无差别价值观。蛮令人兴奋和着迷的巨大收获。不知道晚年的爱因斯坦是不是也因为类似的兴奋和着迷,而把余生倾注到了四大力场的统一理论上。

2019年项目得失:创新如故VS执行失速
2019年3月-4月:明星VR见面产品,没跑通,试错品
2019年5月-6月:明星VR见面产品接机版,没跑通,试错品
2019年7月-8月:解决梦想坚持难题的微信小程序“笨梨打卡”,没跑通,试错品
2019年8月-9月:结合朋友打赌的兴趣目标实现小工具,中途判断不可行
2019年9月-11月:实验“蟹蟹真会玩”的视频内容,内容宽泛难聚焦是难题
2019年12月:实验“即刻故事”的思路
2019年12月-至今:暂停工作,休养生息

得的方面在于保持了个人优势,持续的创新思路和探索基本没有断过,基本在一条路径进入死胡同之前或者死胡同里卡壳一段时间便能找到新的探索路径。失的方面在于个人生产力大幅缩水,执行环节也大幅缩水。想法和执行是项目生发的两条腿,执行环节的失速会对项目试错和创新结果产生较大影响。

2020年关键词:债兮福所倚
静观万物生长是一件蛮好玩的事情,里面蕴含了无尽无言哲理。琢磨老祖宗的话也是一件蛮好玩的事情,年龄越大琢磨着越发现其智慧。比如何为“四十不惑”?实际并不是不再被迷惑,而是有更大可能性不被欲望所诱惑。

2020年,继续还健康债的一年,同时托老祖宗吉言:债兮福所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