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的它山之石

创新突破对于企业经营总是必要,无论创业开始阶段或达到一定能级后想要新的能级跃迁。重点在于如何获得创新的思路,经营过程我们都能认识到创新的重要性但往往不知道从何下手而有心无力。

创新

第一种常见方法是马拉松式的冥思苦想,吃饭穿衣睡觉洗澡都在思考。实际效果往往有限,人都有思维惯性,自己往往难以跳出思维惯性。这类思考多数时候都是自己的思维惯性的有限扩展。

第二种常见方法是大量同行取经(同行文章阅读、同行沟通、行业会议、行业训练营等)。自己之前也参与不少,从免费到几万一期的都参与过。实际感受来看,有效果,毕竟多个聪明脑袋一起,总能碰出更多火花。同时这个方法的效果天花板也会很快触顶。最根本的瓶颈在于我们中国人是一个“太会学习不会玩”的群体。因为我们不会玩,总寄希望找到别人玩出彩的东西去学习。一旦有某个玩的出彩的玩意儿,热爱学习的我们总能找到各种方法迅速获取。所以会有个蛮有意思的现象,随手翻几篇行业文章,或者跟几个同行交流,或者参与几个行业论坛或训练营。便会发现大家聊得东西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东西,即便是刚出校门的大学生都能侃的头头是道。

更要命的问题在于,这些同行取经对多数人而言,看似有用实际上又没多大用。因为取经的行业趋势也好玩法也好,当能分享出来的时候,通常行业里的精英早就看见。而互联网是个典型的最强资本/最强团队/最优项目的托拉斯游戏,前面的精英一收割,后面二三梯队机会不大。当然,这是对想要做出一定独角兽气质的企业而言,如果目的很纯粹,就是生意和挣钱,及时取经并复制的方式还是很有效的。

目前个人比较推荐几种创新路径:

一、跨纬度体验的它山之石

举个实例:最近自己实验的项目遇到一些问题需要突破,新思路的来源是去寺庙做了10天义工的过程中获得的启发。完全风马牛不相及的维度,但是对创新的启发效果反而很好。

科学、宗教、艺术、经济、政治、体育、文学……如果我们处在其中某个类目,这个类目的交流就可以适当减少了。爱学习是好事,但是单一类目过度学习不一定好,容易形成认知遮蔽而不利于创新。

二、关掉网络,生活处处皆创新

结束10天寺庙义工离开时给师傅表示感谢,师傅回复里有这么一句:“修行就在生活的时时处处”。实际上创新也是如此。比如最近给一个朋友提供的创新思路建议,实际来自于街上看到一个蛮有意思的小商贩摆地摊的启发。

真正有效的方法往往来自简单的生活经验。只是随着人的进化,人普遍产生一种追求“高级”的心理,对触手可及的简单方法和事物容易视而不见。另一个重要原因在于,网络太发达,尤其是智能手机的强大,人们已经更擅长连接网络,而不善于连接实体世界了。观察一下人们眼睛平时都在往哪里看就能感受到。

三、热爱我的热爱

当我们喜欢一件事情的时候,自然会迸发出无限创意。所以我们写情书的时候都是想象力最迸发的时候。

这条的能量最大,同时也最无用。环顾四周,多数人只是在做应该做的,而非做自己喜欢做的。就像结婚多数是跟适合的人结婚而非喜欢的人结婚。对于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的人,不需要告诉其要通过热爱迸发创新,因为别人本身就在无意识中热爱着和迸发着;对于在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的人,即便告诉其要通过热爱迸发创新,对方也做不到,不爱就是不爱没法热爱。


【近期趣事】

△暴雪在其嘉年华上公布了正在研发《暗黑IV》,蛮期待。但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真正上线。基友一拍即合,重温《暗黑II》。正好基友爱折腾,直接买台云服务器,他花了小半天折腾架了个战网服务器。然后基友就开始按照自己的想法各种修改游戏玩法,作为技术小白的我充当核心玩家和游戏体验反馈人。一个只有2人的战网服务器,不亦乐乎。可能人天生就潜藏了制定游戏规则做“造物主”的欲望。也典型体现了超级平台是如何给个人赋能,让个体拥有过往需要团队才能完成的能力。

△在虔诚基督教好友的影响下,蛮有兴趣阅读圣经《旧约》。然而没有这方面文化和背景沉淀,加上毕竟是历经3000年无数先哲的智慧综合,虽然其中每个翻译过来的汉字都能看懂,但基本看不懂其代表的含义。幸而有缘看到亨德里克·威廉·房龙所著的《圣经的故事》,一来其中立的看待这部以色列民族的恢弘流亡史,二来笔法深入浅出故事性很强。阅读过程隐约感受到所谓两希文明中的希伯来文明(以色列)是如何在信仰的维度深远的影响了欧洲文明。

△机缘之下有幸在佛教寺院里做了10天义工,通过实际参与早晚课、行堂、出坡等出家师父的日常生活,刷新了过去停留在书本上的缥缈认识。感慨宗教其实是出世和入世的结合体。相比国家、学校、公司等组织形态,可以说是当前人类史上最成功的组织形态。没有哪个组织形态能像宗教这样延绵3000年。中国最长寿的朝代也就在300年左右,长寿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也就在600年左右。

△感谢寺庙师父提醒,入门了解佛学不要从《楞严经》入手,260字的《心经》最适合新手。自己找了几个开示版本,个人感觉《觉悟的生活:星云大师讲心经》最佳

△佛教的《心经》、基督教的《传道书》、化学的《元素周期表》有异曲同工的地方,从不同角度揭示了人生表象的不牢靠。一个讲”五蕴皆空”,一个讲”阳光之下无新鲜事”,一个讲“元素化合”。

△热力学的熵增定律揭示了能量流动具有走向混乱的单向性;《物演通论》的递弱代偿揭示存在演进具有走向低存在度的单向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