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的它山之石

创新突破对于企业经营总是必要,无论创业开始阶段或达到一定能级后想要新的能级跃迁。重点在于如何获得创新的思路,经营过程我们都能认识到创新的重要性但往往不知道从何下手而有心无力。

创新

第一种常见方法是马拉松式的冥思苦想,吃饭穿衣睡觉洗澡都在思考。实际效果往往有限,人都有思维惯性,自己往往难以跳出思维惯性。这类思考多数时候都是自己的思维惯性的有限扩展。

第二种常见方法是大量同行取经(同行文章阅读、同行沟通、行业会议、行业训练营等)。自己之前也参与不少,从免费到几万一期的都参与过。实际感受来看,有效果,毕竟多个聪明脑袋一起,总能碰出更多火花。同时这个方法的效果天花板也会很快触顶。最根本的瓶颈在于我们中国人是一个“太会学习不会玩”的群体。因为我们不会玩,总寄希望找到别人玩出彩的东西去学习。一旦有某个玩的出彩的玩意儿,热爱学习的我们总能找到各种方法迅速获取。所以会有个蛮有意思的现象,随手翻几篇行业文章,或者跟几个同行交流,或者参与几个行业论坛或训练营。便会发现大家聊得东西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东西,即便是刚出校门的大学生都能侃的头头是道。

更要命的问题在于,这些同行取经对多数人而言,看似有用实际上又没多大用。因为取经的行业趋势也好玩法也好,当能分享出来的时候,通常行业里的精英早就看见。而互联网是个典型的最强资本/最强团队/最优项目的托拉斯游戏,前面的精英一收割,后面二三梯队机会不大。当然,这是对想要做出一定独角兽气质的企业而言,如果目的很纯粹,就是生意和挣钱,及时取经并复制的方式还是很有效的。

目前个人比较推荐几种创新路径:

一、跨纬度体验的它山之石

举个实例:最近自己实验的项目遇到一些问题需要突破,新思路的来源是去寺庙做了10天义工的过程中获得的启发。完全风马牛不相及的维度,但是对创新的启发效果反而很好。

科学、宗教、艺术、经济、政治、体育、文学……如果我们处在其中某个类目,这个类目的交流就可以适当减少了。爱学习是好事,但是单一类目过度学习不一定好,容易形成认知遮蔽而不利于创新。

二、关掉网络,生活处处皆创新

结束10天寺庙义工离开时给师傅表示感谢,师傅回复里有这么一句:“修行就在生活的时时处处”。实际上创新也是如此。比如最近给一个朋友提供的创新思路建议,实际来自于街上看到一个蛮有意思的小商贩摆地摊的启发。

真正有效的方法往往来自简单的生活经验。只是随着人的进化,人普遍产生一种追求“高级”的心理,对触手可及的简单方法和事物容易视而不见。另一个重要原因在于,网络太发达,尤其是智能手机的强大,人们已经更擅长连接网络,而不善于连接实体世界了。观察一下人们眼睛平时都在往哪里看就能感受到。

三、热爱我的热爱

当我们喜欢一件事情的时候,自然会迸发出无限创意。所以我们写情书的时候都是想象力最迸发的时候。

这条的能量最大,同时也最无用。环顾四周,多数人只是在做应该做的,而非做自己喜欢做的。就像结婚多数是跟适合的人结婚而非喜欢的人结婚。对于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的人,不需要告诉其要通过热爱迸发创新,因为别人本身就在无意识中热爱着和迸发着;对于在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的人,即便告诉其要通过热爱迸发创新,对方也做不到,不爱就是不爱没法热爱。


【近期趣事】

△暴雪在其嘉年华上公布了正在研发《暗黑IV》,蛮期待。但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真正上线。基友一拍即合,重温《暗黑II》。正好基友爱折腾,直接买台云服务器,他花了小半天折腾架了个战网服务器。然后基友就开始按照自己的想法各种修改游戏玩法,作为技术小白的我充当核心玩家和游戏体验反馈人。一个只有2人的战网服务器,不亦乐乎。可能人天生就潜藏了制定游戏规则做“造物主”的欲望。也典型体现了超级平台是如何给个人赋能,让个体拥有过往需要团队才能完成的能力。

△在虔诚基督教好友的影响下,蛮有兴趣阅读圣经《旧约》。然而没有这方面文化和背景沉淀,加上毕竟是历经3000年无数先哲的智慧综合,虽然其中每个翻译过来的汉字都能看懂,但基本看不懂其代表的含义。幸而有缘看到亨德里克·威廉·房龙所著的《圣经的故事》,一来其中立的看待这部以色列民族的恢弘流亡史,二来笔法深入浅出故事性很强。阅读过程隐约感受到所谓两希文明中的希伯来文明(以色列)是如何在信仰的维度深远的影响了欧洲文明。

△机缘之下有幸在佛教寺院里做了10天义工,通过实际参与早晚课、行堂、出坡等出家师父的日常生活,刷新了过去停留在书本上的缥缈认识。感慨宗教其实是出世和入世的结合体。相比国家、学校、公司等组织形态,可以说是当前人类史上最成功的组织形态。没有哪个组织形态能像宗教这样延绵3000年。中国最长寿的朝代也就在300年左右,长寿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也就在600年左右。

△感谢寺庙师父提醒,入门了解佛学不要从《楞严经》入手,260字的《心经》最适合新手。自己找了几个开示版本,个人感觉《觉悟的生活:星云大师讲心经》最佳

△佛教的《心经》、基督教的《传道书》、化学的《元素周期表》有异曲同工的地方,从不同角度揭示了人生表象的不牢靠。一个讲”五蕴皆空”,一个讲”阳光之下无新鲜事”,一个讲“元素化合”。

△热力学的熵增定律揭示了能量流动具有走向混乱的单向性;《物演通论》的递弱代偿揭示存在演进具有走向低存在度的单向性。

分享寻找30名种子用户的过程,很丧很好玩!

“笨梨打卡”是做的第一款工具类微信小程序,最近精力主要折腾在找种子用户上,既丧又好玩,粗略回顾一下和朋友们分享分享。

【7月30日左右,本地测试的版本上线】
本身麻雀小队伍,除了我其它都是远程协作的兼职朋友,没什么专门的测试人员配置。作为多年专业一条龙全能打杂人员,如此大任当然舍我其谁。靠着2部锈到掉渣的华为,1部二手千元爱轰7,以及之前临时抱佛脚学习的一点蹩脚测试理论,加之贼好用相比Google文档没有翻墙困扰的腾讯文档,还有合作多年的开发盆友的高效配合以及UI小伙伴的补刀支持,几天下来发现的bug也基本上修复的七七八八。

【8月7日左右,版本提交微信审核上线】
第一个版本顺利通过微信审核。然鹅,我辈测试菜鸟工作不周,马后炮又提交了些优化,需再次向微信提交版本。新问题诞生,没通过,而且不清楚原因。作为项目初期,一路为开发效率开绿灯,并不会细到做专门的界面,选择人工操作,弊端是提交失败时没有原因提示。还好开发盆友脑力四射,做些优化后重复提交几次后也就搞定了。

【8月10日左右,用户测试的版本上线】
艾玛,喜悦啊,新生儿2月怀胎呱呱落地啦。早就做好计划,要找30个种子用户测试,收集产品反馈,实打实的验证产品。首先通过朋友圈和通讯录找了些熟人朋友获取了些反馈。但这些反馈不重要,因为多数朋友工作多年或者本身是行业内人士,而目标人群是学生和初入职场三年以内的群体。这点小问题怎可能难倒作为全能打杂的自己,早就提前准备好方案啦。朋友圈发布的招募海报实际同时也是线下DM传单设计稿,早已提前通过万能的淘宝印好传单并到货。

【8月12日左右,深圳大学发DM传单】
哟西,住在大学边上就是优势多。不但各种吃行配套便利,不但蹭课蹭讲座便利,连找种子用户都便利,哈哈。怀着美好喜悦的心情,带上自我陶醉的DM传单,步行100米来到一个宽度只有3米的必经通道,憧憬着传单被抢,口碑爆棚,从此人生巅峰呢。我咧个去,为毛都都没人愿意接传单呢?当头一棒。旁边文都考研的职业发传单大哥轻抚道:兄弟,这已经是最好的发单位置啦,我都在这发了几个月了,学生素质不错,还是比较友好愿意接的,对比去地铁口的时候好太多啦。哦,看来是我不懂行情,盲目自嗨,期望过高。

接着一两天,优化发单方法,比如晚上六七点效率是中午效率的2倍以上,比如给已经接了其它传单的人发单的成功率比给没接其它传单的人成功率高N倍。磕磕绊绊,去发了三四次,发出去200份左右。不对啊,理想中纷至沓来的体验者呢?为啥联系我的人是Zero呢?传单创意挺好啊!联系方式没错啊!发单时的表情也很美丽啊!偶买噶,只能一个结论,大家对“笨梨打卡”这个小工具没啥兴趣。当头第二棒。

【8月13日左右,同步在线寻找种子用户】
开玩笑,对我这种全能打杂人员,啥没见过。咋可能被一张传单憋死,咋可能不留几手,嚯嚯。首先翻出自己前些时间加过的年轻人为主的打卡群,轮着加好友,邀请体验。本身群里一共也就是一二十号人,最后转化了几个,算是搬回一点丧势。

接着针对豆瓣10000小时小组定点写专属软文,无效。贴吧梦想吧写专属软文,无效。微信群正好有一座宝矿,另一个时间管理产品的体验群,试着加了加,没有前期成员熟悉度铺垫加上微信群加好友数量限制,同样无效,更重要是意味着想直接在别人群里搞事情的路子不行哪。

接着又发现QQ群仍是宝库啊,重点就在于可以定向搜索,功能巨好用。定向搜索了不少群,尤其重点搜索了和深圳大学有关的群,心想说不定有地利优势。一顿胡加之后,欣喜若狂。居然进了2019年新生群,全是即将入学的2019年的新生!还是2000人大群!!2000人新生大群!!!这次有经验了,先混一下熟悉度,不然加人的时候别人不愿搭理,接着在群里冒了些泡。兴奋也得吃饭你说是不,去食堂午饭先。午饭回来噩耗传来,群主把我T了,因为检查到我不是学校新生。Gad!一口老血喷涌而出。

好吧,继续找群。接着又进到一些深圳大学相关群。其中一个比较有价值的是“深大英语角群”。苍天有眼啊,又是一个2000人群,而且千人在线,皇天不负有心人,一时老泪纵横。行吧,这次我直接上去啥也不说,直接挨着加人,加了人打个招呼,然后先发QQ红包,等对方收红包后再提体验产品的事。接着又遭受连击伤害:一来平台对加人有限制,二来陌生人通过率很低,三来莫名其妙发个红包人家不敢接,总体效率很低,搞半天只成功1个人来体验。呃,宝库在身边,看到摸不到的赶脚实在难受。好吧,不是英语群么,我这四级都没过的英语说不定还能有点用处呢。接着在群里开启了啼笑皆非的混脸熟交互模式。节奏你感受一下:

李军 15:14:15
Hi, I work near Shenzhen University. Out of interest, we have done a WeChat-MiniProgram. Just online, I want to find some friends to experience. Interested contact, thx
(百度翻译真是救命啊,以后谁再说百度坏话,我跟他急)

肚子里的王国 15:15:52
@李军 What’s your salary?
(小妹妹,我们都在中国梦的画卷里,上来就“salary”,咋这么现实呢,555555~~) 

李军 15:20:08
There may be a small red envelope. thx
(谈钱多伤感情,咱红包吧,哈哈哈哈)

charlie 15:41:25
You work in the most important place in Shenzhen city.we are in countryside of shenzhen@李军 
(大兄弟,你是专门拿我练英语的吧,重点要回应体验小程序啊。555~~)

0.1秒 15:37:30
@李军 [表情]

李军 15:46:10
@0.1秒 Are you interested in experiencing it?
(好吧,我来提醒大家体验吧)

李军 15:46:44
@charlie. Not much different. All in Shenzhen
(当然,我还是很礼貌的啦)

Mark 15:48:14
what is it?
(大妹子,爱死你这样的问题了,给我机会介绍产品)

李军 15:52:56
This is the two-dimensional code of the WeChat-MiniProgram.Need to scan two-dimensional codes in Wechat.This is a goal management tool
(感谢百度翻译救命之恩)

Mark 16:01:37not very interested with this
(哈哈,无论如何得蟹蟹这位妹子,其他人应该知道产品是啥了)

至此,群内互动完美收官,心想应该很多人看到对话了吧,这千把人在线的大群,总得有十几个来体验吧。最终只来了一个人。好吧,我也满足了,总比没人强,哈哈。看来QQ群这条路无效。

既然大家对salary这么感兴趣,就换个思路。直接按数量付费找学生兼职,约定每个人拉来5个种子用户,然后支付约定的费用。先找了在学校的2个侄儿,1个同事在校的儿子,1个打卡群认识的学生朋友。结果迅速获得近20个年龄在17到23的目标用户体验。万恶的资本主义也是万岁啊,哈哈。

【8月15日左右,汇总和分析近40份种子用户体验反馈】
结论很简单:笨梨打卡没有击中用户在挑战目标时所需的监督/奖励/惩罚这类痛点诉求,用户不喜欢。一点不意外,毕竟寻找种子用户过程中的种种迹象和多次迎头痛击已经预示结果。更多是结合用户反馈思考早已准备的B产品形态。更大的麻烦点在于原始准备的B产品形态也难以解决这些根本诉求。都说好多条大路通罗马,这会儿咋连C方案都找不到了呢。

【8月19日左右,几天时间反复转悠深圳大学的天鹅湖思考】
插播5秒广告:湖面不止有身形优雅的黑天鹅,还有穿了华丽衣服的大批鸭子(yuān yāng),体型走样的大鹅(可能也是某种天鹅),夜晚傍着热带树木欣赏行云明月,偶尔再萤火虫伴飞一下,不仅谈情说爱更是饭后消食乃至仰望星空的都市绝佳地哪。

言归正传,几天里拉着我老婆转悠校园,不断提出漫无边际问题看反馈寻找启发,一度到她困的不行还在发问引来暴打,哈哈。功夫不负厚脸皮,总算在聊到我们之前打过的一些赌时获得了蛮大的启发。

【8月20日,再次把想法梳理并准备实施】
自我感觉想法甚好,又开启了自嗨模式,哈哈。同时也跟技术盆友做了基本沟通,确定了接下来的新产品形态。

以上便是最近丧并欢乐着的过程,不管接下来情况如何,自己对自己还是总体满意。因为做事动机践行了“兴趣出发”的原则。人生嘛,不能太贪,哈哈。

另外,推荐一款自己最近在Steam上玩的游戏《战斗方块剧场》,搞笑的风格抖腿的节奏奇思的脑洞。你认为是一款游戏?NO,其实是一场秀,和迪士尼乐园有异曲同工之初,哈哈。同时其土豆沙拉式的乐天精神很是赞啊,来一段感受感受:

“终于,S·S·Friendship号全员回归,莫姆也和大家一起庆祝他们的自由和哈帝的归来。然而,他们却发现哈帝由于受到礼帽控制的时间太长,早已成为了植物人,顿时悲伤不已。但随着莫姆的一句‘当人生给了你土豆,你就做土豆沙拉,而且我刚好有食谱!’大家又一次恢复了以往的欢脱,将哈帝抛下了船。 海底,哈帝的帽子不再发出红光,取而代之的则是久违的绿光,随着绿光越来越强,整道光束窜上了天,并击倒了太空中的一只名为Honey Hug的怪物,一切都还没有结束——”

再另外,最近和一位好友深度交流了“相信”的话题,对方是虔诚的基督徒。通过对方的启发,串联生平的信息,得出重要醒悟:自己实际是有神论者。非常感谢朋友的启发,重新认识了自己,哈哈哈哈。文章原创于《李军创业博客》

卖房创业值得鼓励么?

如果朋友要卖掉房子去创业,你会怎么看?可能有人认为太激进缺乏后果考虑不可取;可能有人认为破釜沉舟更利于成功。个人认为,如果这套房子产权是创业者个人所有,爱怎么卖都行;如果产权是家庭共同所有则不建议如此。创业原则:不给家人添麻烦。

创业从财务角度看,本质是一个风险和收益的游戏,不同的人有不同的风险和收益偏好,无论什么偏好都有其合理性。当然,通常而言,过渡风险厌恶偏好的人不太适合创业,过渡冒险偏好的人更像赌徒而非创业者。如何平衡创业中无处不在的风险是家常便饭。

实践过程中,基于“不给家人添麻烦”的原则,自己采取的是一种看起来冷血无情但实际上又挺有效的方式:
1、夫妻财务独立
我和老婆的财务是分开的,不但平时的个人收入和开支都是独立的,一些家族性支出也是相对独立的模式。比如过年时父亲母亲这边的孝敬开支我承担;岳父岳母这边的孝敬开支老婆承担。如果遇到一些突发,也可以像朋友一样的相互拆借,但有借有还。

2、承担应尽的责任和享有充分的自由
财务独立的同时,也需要承认性别的差异性,当前大环境,男性相比女性更具有社会生存优势。所以独立同时,可以适当倾斜女方,比如我们家房贷是我来还。基于独立的财务,我们都会享有充分的自由。比如有时个人会觉得老婆的一些消费蛮非理性,但不会干涉,这是她的自由。同时我的创业情况以及任何决策也都不会和老婆商量,完全按自己的想法。其实这点对创业还蛮有价值,很多时候家人出于好心帮忙实际越帮越忙。从历史角度,后宫干政从来是大忌。

3、必要的避险机制
所谓避险,不仅包括财务层面,也包括身体方面。毕竟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a、用好“有限责任公司”的现代公司制度
作为当代创业者,我们是幸运的,社会先贤们创造了“有限责任公司”这种开创性的组织形式,提供了最有力的避险机制。简单讲,假如做生意亏了1亿,如果经营主体是有限责任公司,破产清算资产后公司有多少钱则还多少钱,而不需要创始人倾家荡产把个人资产拿去还公司的债务。而古人经商可就没这么幸运了。

b、适当的保险
比如自己买了一份10年期的专门针对高危人群的险种。毕竟创业是蛮燃烧生命值的一件事情,没人知道下一个猝死的会不会是自己。

c、健康的生活方式
比如自己目前在坚持早睡和游泳。这条看起来最普通,实际是最有效的主动避险方式。相信35岁以上的朋友更能体会到这点。

4、算好可接受的最差结果
对自己而言,最差情况无非就是公司做黄,身无分文。但在上面的机制保障上,老婆是有自己的独立生存能力的,不会因为我的身无分文而生活不下去。至于我需要付的房贷和一些家族基本义务,厚脸皮去骚扰一下朋友或者实在不行就打份工也能解决。最差的结果也能轻松接受,更加利于专心做事。

夫妻财务独立最大好处在于:别把鸡蛋放一个篮子里。不仅是金钱不要放在一个篮子里,更重要是生存能力不要放在一个篮子里。儒家熏陶的家文化,家通常是一个利益共同体,同时又是一个分工结构。不仅会把金钱揉到一起,同时男外女内的思想仍会长久存在而造成女性潜意识里有“依靠”男性的倾向,容易造成女性在职场上懒惰而丧失本来就弱势的社会生存能力。而创业是高风险的活动,集中的鸡蛋不太有利。相反,夫妻独立不但能保障另一半有独立的财务能力,更能保障其持续的社会独立生存能力,即便自己处于最差的情况也不会严重影响另一半的生活,符合不给家人添麻烦的预期。

说起来容易,实操起来难度不小,最大阻力通常来自与“家文化”价值观的冲突。我老婆开始的时候挺抗拒,会认为是不是不爱她了,本来就缺乏安全感的她会很慌张。毕竟这种相处方式是反直觉的:最危险的方式也是最安全的方式。但只要运转起来,智慧的另一半将会理解其中的美妙,因为这不仅是一种安全机制,更是一种值得推崇的人生哲学:爱,不是给其摘星星摘月亮,而是帮其完善自己。

基于“不给家人添麻烦”的原则,上面大篇幅讲夫妻之间财务独立,实际还包含父母之间,情况有所不同。不管认同与否,父母这一辈人都已经基于浓厚的家文化基础为我们倾力付出了所有,很难简单的以财务独立或者父母是父母我是我的视角去处理。从理性的经济学视角来看,我们出生时就签订了一份儒家家文化性质的跨期保障契约:小时候父母支付养育,交易年老时子女赡养父母。

因此,无论创业与否,赡养都是基本的责任。当然,下一代人不见得需要如此,这是另一个话题。一方面有赡养的义务,一方面创业高度不确定性,完全可能出现创业遇坎儿影响赡养的问题。

建议父母方面的基本避险方式:
1、不啃老,让父母有自己的财富储备
无论是创业资金,抑或买房等大额开支短缺,都要咬牙自己解决,不要给父母添麻烦。父母手上有财务储备,价值不单单是避险,更是一种心理保障:手上有钱,遇事不慌。

2、给父母提供一些理财知识和帮助
比如我家的二老蛮幸运,以前没社保,国家出台买社保政策时都第一时间赶上了,给生活添加了蛮大的保障。比如我哥会帮老爸代买理财产品。比如支付宝推出互助保,是个性价比蛮高的创新性产品,老人家自己很难知道,我们很快给老人家买了一份。

回到文章开篇的卖房创业话题,其实到底是不是卖房不关键,关键是创业者自身的风险意识。风险意识本身并不能帮助创业实现营收,但是可以让创业更加持久,毕竟这是一个剩者为王的时代。同时,“不给家人添麻烦”是个人比较推崇的生活哲学。文章原创于《李军创业博客》

我们为什么应该玩博客?

做新创业项目,出于更好和技术人员沟通的目的,参加了一个活动《创始人的技术课》。主讲嘉宾在被问到如何判断一个技术是否靠谱时说了大致这么一段话:“一个简单方式是看对方有没有开博客,或者有没有在Github等技术平台维护自己的技术账号。通常能去开博客的都是真正对技术有爱好的人,他们也乐于去把自己写的一些代码分享出去,享受自己成果的成就感。通常这些人的水平是相对比较好的。”

结合自己十多年前开博客的经历,醍醐灌顶,的确有道理。那时自己在成都,出于兴趣开了一个研究SEM的博客。玩博客慢慢交上了一些朋友。结果有一天,北京的一位博友告诉自己(感谢洪头儿,职场贵人),他那边项目正好缺人,询问我愿不愿意去。后来了解到公司和项目都不错,的确能进一步提升自己,也就去了。过去要经过Hr的面试,实际上走走形式,其实出发前就定好了。

无论从那位分享嘉宾的经验,还是自己的实际经验来看,都证明:对创业找人而言,博客是快速判断合作朋友水平的好方式;对职场求职而言,博客是比简历更有价值的简历。

这些年创业时不时会遇到一个尴尬问题:知道多认识一些技术大咖的重要性,但除了共事过的朋友,往往渠道有限。去参加一些技术分享会吧,主讲人哇啦哇啦一讲,会一完就散了;主动上去搭讪吧,你聊啥呢,技术问题你没法跟别人对等的聊。更重要的是,自己其实不擅长社交,人多的环境本身就浑身不自在,还得在不擅长的领域不断找话题。尬聊,蓝瘦。

而博客这种社交方式比较适合我们这类不善社交的人:不需要面对人群压力,不需要面对即时互动的紧张,不需要绞尽脑汁找话题。只要把平时自己的所思所想表达出来就可以了。而潜在的合作朋友,指不定哪个机缘就通过博客相互结识了。

所以,即便事情再忙,也准备把十多年前写博客的习惯重新捡回来。况且,当年那种自己买域名,自己买空间,自己搞个zblog代码在那里折腾,遇到细节问题又是google又是度娘一折腾就是凌晨两三点的状态,的确是人生的一种幸福咧!
文章原创于《李军创业博客》